图书更多页图书分类 图书更多页新书推荐
more…

排行榜more…

畅销推荐more…

民族文化类

民族文化研究类 民族语言文字类 民俗民风类 茶文化类 民族文化类

史志类

史学理论类 中国史类 世界史类 人物传记类 文物考古类 史志类 地方史志类

文学艺术类

小说类 中国文学类 外国文学类 音乐类 摄影、美术类 舞蹈、戏剧类 书法篆刻类 群众文化类 文学艺术类

教育类

信息技术教材类 小学教辅类 初中教辅类 高中教辅类 教育指导类 教育工具书类 教育类

哲学社会科学类

哲学类 政治经济类 管理类 社会学类 社会科学理论类 人口学 劳动科学 人才学类 各国文化类 社交礼仪类 综合性图书类 哲学社会科学类

科学技术类

农业科学技术类 其他科技类 科学技术类

期刊类

大家文学期刊 学园学术期刊 期刊类

生活类娱乐类

生活类娱乐类 饮食类 保健类 美容服饰 家居生活类 娱乐休闲类 旅游类

其他类

其他类
当前位置: 云南人民出版社>>众学者带你去游幽暗的国度
众学者带你去游幽暗的国度
责任编辑:云南人民出版社 来源: 日期:2015年02月11日 访问计数:

 

中文版《新编剑桥印度史》撩开印度的面纱

众学者带你去游幽暗的国度

 

 

    《新编剑桥印度史》是一套精美、典雅、大气、庄重,享誉世界史学界的学术丛书,要了解和读懂它,我们首先必须厘清以下事实。

    《剑桥现代史》丛书的起源

    1896年,F·W·梅特兰和阿克顿勋爵萌发了编撰一套综合性现代史的想法。同年底,剑桥大学出版社的理事们已决定出版《剑桥现代史》,出版工作预计从1899年开始,到1904年完成。但事实上,首卷在1902年才问世,末卷出版则迟至1910年。

    由于《剑桥现代史》所获得的巨大成功,出版社随后又出版了一套完整的、各具特色的剑桥史系列丛书,涵盖了英国文学、古代世界、印度史、英国外交政策、经济史、中世纪史、英帝国、非洲、中国和拉丁美洲等领域。甚至现在,这家出版社还在筹备出版其他新系列史书。时至今日,剑桥史系列丛书已成为享誉世界史学界最卓越、最著名的学术品牌。

    《新编剑桥印度史》是剑桥史系列丛书的重要组成部分,最初的《剑桥印度史》出版于1922~1937年间,但很多内容目前看来已经过时。该丛书编者们认为,过去半个世纪人们对印度史研究的选择性从一开始就注定整个印度史不可能以均衡、全面的方式来展现。的确,印度社会是由“阶级—种姓”所构成的复合型社会,这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因此有学者对传统印度史十分武断的年代学和分期法的恰当性提出质疑。基于此,新的研究成果认为,最好的方案是把印度史划分成在时间上相互重叠,“由那些关注专门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的专家写成”,所以自1987年推出《葡萄牙人在印度》迄今,《新编剑桥印度史》丛书英文版已出版23种,包含4个主题的内容,即“莫卧儿人及其同时代族群”、“印度邦国和向殖民体制的过渡”、“印度帝国和现代社会的开端”、“当代南亚的演进”,均是国际学术界关注印度特定领域的专家、学者(著作者来自美国、英国、印度等国)的倾心之作。遗憾的是,这些著作此前一直未能有中文版引进。

    毋庸讳言,这是一套全面、系统、创新性地深度诠释、展现印度政治、经济、历史、文化、宗教、医学、艺术、科技、社会生活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的高端学术著作。

    自古印度中国有交往

    早在秦统一前,蜀守李冰父子就开始对西南夷道的开发,甚至春秋时期,西南人就在崇山峻岭中开辟了一条通向南亚次大陆及中南半岛的民间走私通道——驮着蜀布、丝绸和漆器的马队从蜀地出发,越过高黎贡山后,抵达腾越(今腾冲)与印度商人交换商品。有些商队继续前行,越过亲敦江和那加山脉到印度阿萨姆邦,然后沿着布拉马普特拉河谷,再抵达印度平原。而印度和中亚的玻璃、宝石、海贝以及宗教与哲学也随着返回的马帮进入始终被中原认为是蛮荒之地的西南夷地区。公元前122年,博望侯张骞从西域归来,向汉武帝禀报他在大夏(今阿富汗北部)的奇特发现,“居大夏时见蜀布、筇竹杖,问所从来,曰东南身毒(今印度)国。”也就是张骞递上奏章那一刻,“蜀身毒道”才第一次出现在中国帝王的视野里。

    4年之后,张骞再次出使西域归来,终于激发汉武帝开凿西南夷道的决心,他挥斥方遒,用军队作为先驱,强行开道,以通大夏,他用武力将西南夷道通到滇西洱海地区,“通博南山,度澜沧水”直至“蜀身毒道”国内最后一段——“永昌道”开通。公元69年,汉王朝开拓和经营西南的最边远的郡——永昌郡设立。自此,西夷道、南夷道、永昌道连成一线,“蜀身毒道”全线贯通,被后世史学家称之为西南陆地的“丝绸之路”。

    从历史出发了解印度

    尽管拥有两千多年交往的历史,但由于种种原因,在大多数中国人心目中,印度依然是一个神秘的国度。比如,佛教产生并传教于古印度,我们所熟知的《西游记》里唐僧到西天取经,可不就是去印度么,但为什么到13世纪初,它在本土就基本趋于消亡,直到19世纪后才稍有复兴?反倒是中国佛教,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三大母体之一。事实上,从上世纪80年代起,我们所广泛认知的印度还是《大篷车》《流浪者》等电影所传达出来的“一个神奇的、载歌载舞的国度”。

    北京大学教授林乘节先生在《新编剑桥印度史·中文版总序》里说:“直到20世纪90年代……凭着少量记载和虚虚实实的传言,中国人得到的印度形象是零星的、片面的、过时的,有些甚至是扭曲的,恰像数十年前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一样。随着中印两国改革开放和人员交往的增多,特别是两国作为‘金砖国家’成员崛起,媒体的报道越来越频繁,去印度旅游的人也越来越多。这样,迷雾渐渐被拨开,一个真实的印度鲜活地呈现在中国人民面前……答案寓于历史中。只有了解印度历史,才能知道印度从古至今的复杂发展进程;了解其特点,才能对今日印度的现实做出合理的解释。历史不但是现实的镜子,也是打开现实迷宫、认识真实印度的钥匙。”故而,“敞开胸怀吸收国外一切优秀成果,我们才能得到真知。这也是研究印度历史、认识今日印度的正确道路。”

    3到5年出齐整套丛书

    据记者了解,在桥头堡战略被列为国家经济建设的总体战略目标之际,为建立云南与南亚更深的相互了解,也为双方未来更持久的往来奠定基础,考虑到云南独特的地缘优势、区位优势和战略地位,云南出版业就敏锐地看到,在南亚图书方面可以大有作为。据此,云南人民出版社以“扎根云南、面向世界、聚精荟萃、以文化人”作为自己的发展定位,把东南亚、南亚图书出版作为一个重要的战略板块来打造,并着手打造“国内面向南亚东南亚图书出版的第一品牌”,即依托业已形成的出版资源,建设面向南亚东南亚的出版基地。

    云南人民出版社社长刘大伟说:“在中国与南亚2000多年的交往史中,文化交流是柱石。只有文化先行,在文化的沟通、了解和认知达到一定程度,更深层次的合作才有基础。”正是基于这种理解和思考,在实施国家战略的大背景下,2010年,云南人民出版社与剑桥大学出版社签约,开始合作出版中文版《新编剑桥印度史》丛书。“我们计划用3到5年的时间出版整套丛书,今年打算出9种,让文化搭建中印、滇印间合作的桥梁,”刘大伟说,“毕竟,中印是两个背靠背的巨人,印度对中国了解少,中国对印度的了解更少。目前,中印两国之间的了解还远远不够。”

    为确保图书翻译质量,打造一流学术精品,云南人民出版社联合云南省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等科研机构、高校及有关专家学者,在全国范围内遴选数十位精通英语并具有相关领域专业知识的专家学者组成《新编剑桥印度史》丛书的翻译队伍及译审委员会,负责书稿的翻译及译审。这些译审委员会成员,囊括了国内印度史一流研究专家。该丛书现已出版4本,最晚于2016年全部出版。

    《新编剑桥印度史》丛书中文版的出版,为我国的印度研究专著提供了较好的补充,其学术价值、文献价值可为国内印度学者及爱好者提供权威性的学术依据与文献参考,拓展其研究视野,提升国内研究印度的水平,推进中国的印度史及南亚史研究。

    与剑桥大学出版社合作,首度引进中文版《新编剑桥印度史》丛书无疑是一件大事——这套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图书,是国际学术界全面、系统、创新性地研究印度政治、经济、历史、文化、艺术、宗教、科技、社会生活等领域的最新研究成果,它将让中国学术界、普通读者从不同的维度和更广的深度了解古印度,了解南亚。但选择翻译和出版这套丛书,显然也就选择了一条充满艰辛坎坷的文化之旅。像孙士海、林承节、谭中先生和任佳女士都是著作等身、名满中外的学者,他们参与和支持编译出版《新编剑桥印度史》丛书,是填补国内图书市场有关南亚读物的这一空白。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奈保尔称印度为“幽暗的国度”,这群学者视编译此书为创造历史,庄重而神圣,确实是带领读者去游遍这个国家的过去和现在。

    本报文化主笔 姚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