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更多页图书分类 图书更多页新书推荐
more…

排行榜more…

畅销推荐more…

民族文化类

民族文化研究类 民族语言文字类 民俗民风类 茶文化类 民族文化类

史志类

史学理论类 中国史类 世界史类 人物传记类 文物考古类 史志类 地方史志类

文学艺术类

小说类 中国文学类 外国文学类 音乐类 摄影、美术类 舞蹈、戏剧类 书法篆刻类 群众文化类 文学艺术类

教育类

信息技术教材类 小学教辅类 初中教辅类 高中教辅类 教育指导类 教育工具书类 教育类

哲学社会科学类

哲学类 政治经济类 管理类 社会学类 社会科学理论类 人口学 劳动科学 人才学类 各国文化类 社交礼仪类 综合性图书类 哲学社会科学类

科学技术类

农业科学技术类 其他科技类 科学技术类

期刊类

大家文学期刊 学园学术期刊 期刊类

生活类娱乐类

生活类娱乐类 饮食类 保健类 美容服饰 家居生活类 娱乐休闲类 旅游类

其他类

其他类
当前位置: 云南人民出版社>>记录胜于评价——也说《李广田全集》的出版
记录胜于评价——也说《李广田全集》的出版
责任编辑:云南人民出版社 来源: 日期:2012年03月01日 访问计数:

■ 冯 琰

         父亲一直认为李广田就是散文好,而在接手这套《李广田全集》(云南人民出版社2010年8月版)之前,我也只读过他的《花潮》。我负责编辑全集的第三卷小说,其中收录了《欢喜团》《金坛子》《引力》等名篇,说实话,我看得很痛苦。那是一种我不能理解的语言,一种无法揣摩的纠结,感觉一个人在反复地踱步、反复地思考,这是不是那个时代的特征?是不是那个时代知识分子所共同面对的困境?
   在编辑这卷书稿时,我又去了一次圆通山,虽然不是海棠盛开的季节,而且我进去的时间很晚。人们都散去了,我一个人走在小道上,听见耳鼓深处有个声音缓缓响起:
   昆明有个圆通寺。寺后就是圆通山。从前是一座荒山,现在是一个公园,就叫圆通公园。
   公园在山上。有亭,有台,有池,有榭,有花,有树,有鸟,有兽。
   后山沿路,有一大片海棠,平时枯枝瘦叶,并不惹人注意,一到三四月间,真是花团锦簇,变成一个花世界。
   于是,我仿佛在瞬间置身于观花的人海,被深深地淹没于花潮之中……
   本应“春光似海,盛世如花”,怎料黎明之地,莲死于池。在写作《花潮》后仅6年时间李广田先生便惨然辞世,从此莲花池便被抹上了浓重的悲凉色彩。而我每次这样走在圆通山山道上,总会想起先生的《花潮》,想到那些充满人间烟火气的温暖的句子,总会心沉沉地发愣。我承认,相对于先生的文学创作,我更震撼于先生的非正常死亡,就像他同时代的老舍、傅雷、赵树理等人一样。
    面对同一位作者不同形式的作品,不同的读者会有或相同或不同的感受及理解。我读先生的作品,感到在现实里,他乐观、向上而淡定;在虚构世界里,他表达着对理想执著的同时,也明白地坦承了理想碰壁的失意与阴霾,那是一个斗争的世界,是一个自我交战的舞台,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所共同面对的思想的困境。有一天,当这样一个群体终于冲破阴霾,迎向灿然而至的光明,却又为什么一定要在黑暗的人生边门轰然而开时被无情地吞没?我没有答案。一位研究李广田的作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其所描述的‘李广田之死’的逼真画面、其所提供的从上世纪50年代中后期开始出现的李广田与‘左倾’政治路线关系日益紧张、冲突,最终导致个人生命悲剧的详尽史料,却似乎可以摸索到‘文革’逐步发展并演变成政治灾难的脉搏。而在这个灾难性的政治运动与一个大学校长、一个教授、一个诗人、一个党的成员的冲突中,我们看到的一方面是失去约束的政治暴力的为所欲为,一方面则是一个纯正的现代知识分子近乎本能地对正义和理性的维护。李广田毕竟是现代意义上的知识分子,在社会陷入悖乎科学与民主的狂热之时,他的最宝贵的品质显露了出来。”
    厚重的六卷本《李广田全集》面世,第一卷散文、第二卷诗歌、第三卷小说、第四卷文论、第五卷文学教育及教育、第六卷日记书信年谱,是迄今为止最全的版本。先生之女李岫教授穷毕生之力搜集、整理先生的佚文、日记、书信,编入全集,很多属首次公开发表。在编校全集的那段日子里,李岫教授对我们这些编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能不改则不改,尽可能地保持原文的风貌。”这本来是编辑工作中的首要原则,但从李岫教授口中说出、针对这样一部全集,却有了一种别样的意义。如果说,李岫教授的努力带着血浓于水的情感成分和一个知识分子对文化前辈的敬仰及还原,那么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李广田全集》则是基于出版人的文化积累意识和记录传播已逝名人精神遗产的终极愿景。相对于评论,我想,记录是一种更为真实和客观的态度,用一种全景式的呈现来讲述,而抽离主观的判断,对于逝者,对于历史,对于后人,都是一种财富。作为普通的读书人,从这丰富、全面的文字中、史料里,慢慢去追寻,去理解,去感悟,也许远远胜于学习结论或得出结论吧?

原载:《云南日报》2012年2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