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更多页图书分类 图书更多页新书推荐
more…

排行榜more…

畅销推荐more…

民族文化类

茶文化类 民族文化类 民族文化研究类 民族语言文字类 民俗民风类

史志类

史志类 地方史志类 史学理论类 中国史类 世界史类 人物传记类 文物考古类

文学艺术类

文学艺术类 小说类 中国文学类 外国文学类 音乐类 摄影、美术类 舞蹈、戏剧类 书法篆刻类 群众文化类

教育类

教育类 信息技术教材类 小学教辅类 初中教辅类 高中教辅类 教育指导类 教育工具书类

哲学社会科学类

哲学社会科学类 哲学类 政治经济类 管理类 社会学类 社会科学理论类 人口学 劳动科学 人才学类 各国文化类 社交礼仪类 综合性图书类

科学技术类

科学技术类 农业科学技术类 其他科技类

期刊类

大家文学期刊 学园学术期刊 期刊类

生活类娱乐类

旅游类 生活类娱乐类 饮食类 保健类 美容服饰 家居生活类 娱乐休闲类

其他类

其他类
当前位置: 云南人民出版社>>外国人眼中的云南——《探访云南》读后
外国人眼中的云南——《探访云南》读后
责任编辑:云南人民出版社 来源: 日期:2010年09月25日 访问计数:

 

张平慧
由云南人民出版社推出的英文版《探访云南》一书,是美籍作家、摄影家吉姆·古德曼多次探访云南所创作的纪实作品集,吉姆·古德曼出生在美国,1972年离开美国来到亚洲,到过韩国、尼泊尔、泰国、中国……足迹遍布东南亚各国,现移居泰国清迈,是研究东南亚文化的专家。1992年开始,他前前后后38次来到云南,走遍了云南的山山水水,转遍了云南的旮旮旯旯,集多年游历于一书,创作完成了这本《探访云南》。
《探访云南》一书,图文并茂,全书分五个部分:一、奇景云南,二、追寻历史,三、当代云南,四、风景名胜,五、遥想明天。如果光看这几个标题,是看不出什么新奇的,读者诸君不妨腾出一些闲情浏览一下该书。
吉姆是一个以英文写作的外国人,正因为他这样特殊的身份,吉姆创作此书时,是以一个外国人的眼光来打量我们的生活,描述我们的历史与现实,他用自己的双脚一寸寸地丈量这块奇特的土地,也以他独到的笔触和镜头记叙了他所看到的云南,他的记叙涉及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从繁华的城市到偏僻的山区,从远古的历史到现实的生活,从汉族到少数民族,从市井生活到乡村小景,甚至从小到拔牙这样的小事到大到改革开放这样的国家举措……都是吉姆创作和摄影的题材,看吉姆的图片和文字,读者很快便会获得一种全新的信息与感受,体验到一种纯客观的真实。
吉姆的摄影题材十分丰富,一个人瞬间的表情,习以为常的生活场景,喧嚣烦乱的集市……都是他扫描实录的内容。他的人物照片还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即人物都处于真实的日常生活状态下,人物的表情也是这种状态下的真情流露。有些通常被我们看为“不值一提”的生活场景,吉姆却把它真实地记载下来,并获得一种出人意料的效果。如《广场交际舞》(P42-43)、《乡人拔牙》(P45)、《昆明街头的盲人按摩》(P41)、《村头甩牌》(P58)……这些图片打破了我们的思维定式,多年来我们的图片习惯于表现主题,弘扬文化,在这种思维惯性的引导下,我们或多或少、有意无意地忽略了自己身边琐碎真实的生活。吉姆的图片以纯粹客观的实录再现了我们的生活,并以这种真实打动了读者。
读吉姆的文字也有这样的感受,正像人们常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对生活中习以为常的现象,我们往往见惯不惊、看过不疑,就像人们平常间端起饭碗就吃一般的自然,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念头,然而外国人吉姆就在这些平平常常的生活场景中发现了云南人生活与文化的真实。如第一部分中的“烟草之乡”,吉姆写道:在云南抽烟的人比比皆是,人们在街上抽烟,坐在公园里抽烟,在茶室闲谈抽烟,吃饭也抽烟,挤公共汽车、站在一起聊天还是抽烟……男人遇见熟人或相互认识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传烟,小饭店的老板在饭前给客人一一敬烟,有的人边吃饭还边不时停下来抽烟。递烟是友好的象征,这种情景在云南随处可见。接着,吉姆还写到少数民族的抽烟习俗:在哈尼族的丧葬习俗中,一个人死后,往往要象征性地在死者坟墓摆上一些东西,如果死者是男性,下葬后,人们会在男性死者的坟头摆上刀和烟杆;如果死者是女性,人们在她的坟头摆上梭子和纺车……而哀牢山的哈尼族则不分男女,统统在死者坟头摆上烟筒。哈尼族招待男性客人,首先要做的事是倒空烟筒,换上新水,递给客人烟丝,然后才是沏茶,可以想见抽水烟筒在哈尼族生活中的重要,吉姆也通过这样的文字叙录再现了云南多民族文化的丰富与真实。
吉姆的图文叙录的是生活的真实,也是文化的真实,他再现了一种典型真实的云南生活文化,而且是极富个性特色的生活文化。从吉姆真实的图文叙录中,我们可否得到一种启示:我们是否把文化做得太深了,远离了人群,或许大众化的浅文化才更能贴近世俗生活和常人心灵,我们应该多从生活中看见自己的文化,而不是用文化来理解自己的生活。
以上就是“走马”《探访云南》一书后的断想,说出来,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如若不屑,也不妨像耳边风一拂而过。